2014年最後一天剛好在醫院度過,有時候我們會以為自己可以了,在服務方面應該ok吧!其實還是有許多值得我們學習的對象;常比喻自己像鬆脫的鏍絲,回廠維修;又像乾渴的海綿,需要法水的滋潤,回去當醫療志工就是這樣的心情!!

早上志工早會結束,明月師姊上台與大家分享(她從大林慈院來到台中慈院已三個月,為了讓台中慈院更好,大林的師姐會輪流來台中常駐。)

前幾天早上,急診室緊急聯絡她,需要她前去支援。當她到急診室時看到一對悲泣、自責不已的父母,還有一位出生一個多月,到院前已往生的小嬰兒。嬰兒的眼睛與嘴角都冒出血來,這位爸爸哭喊著:「是不是我都不要睡覺,一直看著他,他就不會死掉!」媽媽也哭著問:「六點多都還在喝奶,為什麼過一個多小時就死掉了!」

明月師姊說:「這是我來台中三個月就碰到兩次這樣的案例,小baby趴在媽媽身上窒息死掉。」

師兄師姐們為他助念,爸爸一樣像失了理智似的哭著。

明月師姐問他:「小baby最喜歡什麼?」這位爸爸說:「他最喜歡人家摸他的額頭。」她說那你去摸他額頭,就這樣父親才停止哭鬧。

嬰兒的姑姑也是這位父親的大姐前來關心,媽媽很擔心會被責罵,這位爸爸總算恢復理智說:「沒有人怪妳,我說了算!」

這位大姊對著他們說:「爸爸媽媽沒有怪你們,知道你們沒錢,還託我拿給你們。」

明月師姊很納悶:「為什麼小baby出生一個多月了,一直沒有名字?」

這位媽媽說:「公公取的名字,我不喜歡。我喜歡的,公公不喜歡,所以就這樣僵持著。」牌位還是須要一個名字,最後還是公公決定的。

明月師姊對著我們說:「人到底在爭什麼?爭到了就是你的嗎?我們這一世因為因緣而成為父子或夫妻,待因緣終了,有哪一樣是屬於你的?我們現在共聚一堂,當勤務結束,又回到了士農工商,如何讓自己去繁就簡,淨化自己的心靈,萬般帶不去,唯有業隨身。與大家互勉......」

其實我有些記不住  好友看看就好  

有時我們會陷入負面的情緒糾葛,想一想到底在執著什麼~~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勁兒 的頭像
勁兒

勁兒的部落格

勁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